价值百万的顶级腕表,居然不能看时间?

发布:醒目小编 浏览:43 发布时间:2019-12-26 16:09:45

 

腕表应该是什么样子?相信很多人脑海里会出现一些既定形象:它的造型或方或圆,甚至是酒桶状;在表盘上有长短不一的时针分针,用于显示时间。

 

像是誉满天下的劳力士,百达翡丽,爱彼等顶级腕表品牌,设计都大抵如此。

各大腕表品牌大多采用中规中矩的设计

 

不过近年来瑞士涌现出了不少新锐制表品牌,反正没有历史包袱,这些品牌大多求新求变,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的腕表概念:手表不应该仅仅是看时间的工具,更应该是好玩有趣充满创造力的艺术品。

 

其中玩儿得最“疯”的,莫过于豪朗时(Hautlence)了。

 

豪朗时经典腕表之一:弹珠机腕表

 

提起豪朗时,想必不少朋友十分陌生。其实作为一个新兴的独立制表品牌,从2004年创立于纳沙泰尔(Neuchatel)起,豪朗时在精密时计制作领域已经走过了15个年头。

 

豪朗时的logo,源于一个好玩的数学游戏(莫比乌斯环):把纸条扭转180°,再两头连接,把一只小虫放上去,它可以不跨过边缘就爬遍整个曲面,无限循环下去。

 

豪朗时将这个莫比乌斯环做成了logo,寓意时空的无限和颠覆。

 

豪朗时(Hautlence)的品牌名也是玩出来的,创始人直接把成立地Neuchatel的名字打乱,重组为Hautlence,借此向瑞士制表业的摇篮Neuchatel致敬。

 

豪朗时创始人(图中)

 

虽然没有百达翡丽、江诗丹顿等顶级名表深厚的业内名气,但不按套路出牌的豪朗时在表圈里却是一个让人过目不忘的品牌:因为它冲破了传统腕表的种种限制,拥有极富玩味的设计和史无前例的读时方式。

 

让豪朗时配得起腕表界头号玩家称号的,离不开它颠覆常规的Playground系列腕表。

 

Labyrinth迷宫是该系列的第一款腕表,与其说它是腕表,不如说它是一个有趣的迷宫。

 

该游戏灵感来自于豪朗时创始人Sandro Reginelli的少年时期。每次他去祖父母家时,都会玩令人怀念的迷宫游戏,那时的他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。

 

Sandro Reginelli小时候爱玩的迷宫游戏

 


Labyrinth完美地展现了豪朗时卓越的制表工艺,钛金属表壳包裹着纯金雕刻的迷宫表盘。

 

转动表冠,启动机械提升装置,一颗铂金铸造的小圆球将被凸轮轴系统送到表盘。

 

游戏开始!左右倾斜,上下抖动,小圆球在碰撞中滚动,穿过缺口,达到洞中。

 

闯关成功后就能报时?想多了,这个迷宫表压根就不能看时间。它是一款根据制表工艺制作而成的玩具,只献给有童心的大儿童。

 

百万腕表竟然不能看时间,也就豪朗时敢这样做了。

 


同样不把时间放在表里的,还有豪朗时Pinball弹珠机腕表。它是Playground系列又一力作,这一次,腕表成为了弹珠机。

 

整个表盘好比一台真正的弹珠机,内置三颗浑圆小球,还有各种滚道、关卡、色彩转盘、缓冲器和计分窗口。

 

原本位于右侧的表冠,取而代之变成弹珠机拨杆。用拇指轻轻一按,发射器中的弹珠即被射出,星体和转轮开始旋转10秒钟,弹珠在碰撞中滚动。

 

当弹珠落到积分台后,通过手腕的运动,将其送回待发射窗口,即可开启新一轮的游戏。

 

虽然完全抛弃计时功能,但Pinball由里到外还是延用了手表的结构原理和装置。其将最复杂的三问表机械改装成发射弹珠的动力装置,内部使用9颗名贵宝石和3个黄金套筒,做工用料都不输其他奢华腕表。

 

设计得这么复杂,却不能看时间,豪朗时的本意就是让人暂时逃离时间的控制,寻回悠闲的时光。

 

会玩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背后是豪朗时颠覆的理念和厉害的技术。当然,即使是能看时间的表,豪朗时也绝对与众不同。

 

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莫过于这款Vortex Primary观景窗腕表。

 

它的诞生源于豪朗时代言人埃里克·坎通纳(前足球运动员)强烈的艺术热情,红色象征曼联俱乐部,腕表背面印有坎通纳的指纹。

 

Vortex Primary正面有着瑰丽的建筑风格,表壳被切割成19个观景窗,由彩色玻璃构成,令人惊艳。

 

表盘左边玻璃窗中能看到小时履带,中间无色透明区域为逆跳分钟盘。

 

正下方的擒纵结构与小时履带相连接,每当小时履带前进一格,擒纵系统转动60°。

 

也就是说,每一小时,腕表都呈现出不同的外观。

 

无死角地欣赏这枚腕表机,时间以三维立体的方式呈现在你面前。这款腕表价格199500美元,限量18只。

 

如果说观景窗腕表已经令人惊艳不已,那么这款朋克腕表可谓是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,令人顶礼膜拜。

 

豪朗时Puck腕表的灵感来源于传奇的Perfecto夹克。标志性表壳经过重新设计,饰有三组特别切割蓝宝石水晶,大小不一的铆钉,象征着朋克态度。

 

是的,你没看错,在天才制表师眼中,衣服也能成为创作来源。

 

Puck腕表搭载豪朗时自研机芯,逆跳分钟位于约180度的扇形窗口显示,设计极其复杂精巧,每一个小时,随着链条的移动,板桥式机芯就旋转60度,抵消调速部件的重力影响。

 

这枚腕表洋溢着反叛精神与机械之美,彰显了制表师的理念:创造与众不同的时间显示方式。

 

好看的腕表千篇一律,有趣的腕表万里挑一。凭借走心创意和颠覆性技术,成立仅仅十五年,豪朗时就获奖无数,一跃成为了瑞士顶级独立腕表制造商。

 

可以说,豪朗时重新定义了腕表的表现形式,谁说腕表必须有分针时针,必须用于看时间?毕竟随着时代发展,如今地球上的任何人都不再需要手表,因为他可以在任何地方看到时间。

 

豪朗时Black Ceramic系列,设计灵感来源于黑白电视机。

 

豪朗时看似是对制表业的反叛,其实是对传统匠人精神的传承。自腕表诞生以来,一代又一代的制表师都在用毕生精力去探索机械之美:陀飞轮,三问,万年历,月相……这些顶级技术无不彰显着人类的智慧。

 

美丽的陀飞轮

 

但是如今众多大牌都因循守旧,不敢打破传统。而豪朗时喊出了CROSS THE LINE(跨越边界) 的口号,震人发聩。

 

豪朗时继承了先辈们的创新与探索精神,用迷宫表,朋克表等颠覆性产品向过去的匠人精神致敬——腕表不该只是看时间的工具,更应该是充满机械之美与创造力的艺术品

 

豪朗时拥有众多发明与专利,如前文提到的逆跳分钟和回返分针技术,它们使腕表不需要时针与分针,就能通过转盘报时装置显示时间。

 

只有将全部激情与创造力赋予在手表上,它所承载的价值与情感才能被佩戴者感知到。这正是千百年来瑞士制表师所秉持的理念:生命短暂,但艺术永恒。

 

 

上一篇:年终盘点,哪些才是2019最值得入手的新表?       下一篇:最后一页